水药

但愿长醉不醒

特别喜欢安琪拉这个皮肤……但是不喜欢安琪拉所以没买……

这一世木已成舟

麻衣圣教同人
张洁洁视角
同人,有参考原作和游戏,微ooc

  我以为你不会过来,我以为你会离开,我以为我们此生再不相见。

  但是你来了,你来杀我了。
 
  你可知我有多么高兴,我欣喜若狂,差点忘记自己是圣女,想飞奔出去抱住你。但是我不能,我不能忘记我是圣女,我按耐住自己的情绪让下属接战。
  我想我也很幸运,又可以再见你一次,即使是以敌人的身份。

  楚留香,你还是没变,像初见时那般一身白衣从容不迫,让我痴情。你身旁的人是苏蓉蓉吧,面容姣好,神采奕奕,那是能站在你身边的人才有的自信。
而如今的我……如今的模样,哪比得上她的一分一毫!

  如果我可以,如果我不是麻衣教圣女,我也多想在你身边陪伴你一生。
 
  艾青艾红很难打吧,你看,她们曾经都很仰慕你呢,时常偷偷看你练功,还在旁边学着比划,如今也变得这么强大了,你是不是也有点吃不消了。

  但是,这么努力的两个孩子,终究还是败了,你也忍心下得了手。无情,真是无情,楚留香。等到打我的时候会不会更加冷漠呢?
  快了,快到了,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。

  你还记得我脱下面具的时候吗?
在夜空下你揭下我的面具,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说,你这辈子最快活的事就是于我在一起。我好开心,我以为我们能永远在一起。我还想和你去看江南的花,华山的雪,金陵的月,中原的山。
  却已成妄想。

  麻衣教的圣徒啊!用你们的行动表示对我,对圣女的忠心吧!你们此刻的牺牲,都是对麻衣教永恒的贡献。
  用你们的火焰,去吧,去杀掉入侵者,让他们燃烧成为我的贡品!

  你还是来了,没人能阻挡你的脚步,楚留香。我离开之日你有后悔吗,后悔没把我抓在手心,你有思念吗,对昔日的妻子的爱。或许你不知道,我曾怀了你的孩子,我们共同的孩子,他出生的时候真是可爱至极,你真应该过来捏捏他的小脸,那让人怜爱的模样你一定是从未见过的。可惜他却再也不能见他的父亲一眼了。

  你看到了吗?你听到了吗?那雨伞下的哀鸣,是麻衣圣徒的丧心之音,也是我心中的痛苦所编成的乐曲。我的爱像春草一样生生不息,却是被烧灼的。你 感受到了吗。
  即使这样,你也不愿手下留情吗?

  楚留香,能死在你手里,是我身为张洁洁最后的尊严。却是,辱了麻衣圣女的名号。真是抱歉,我的教徒,我并不是一个好的圣女,你们这么多年受苦了,我会永生永世在地狱为你们歌唱。

  看着我
  看着我
  楚留香,看着我死去的模样,请记住我,好吗?

 

  楚留香,我走了。以后的路,别辜负了自己。

  ——水药桑

【秋深夜冷谁相怜?知君此时眠未眠】邦信

【秋深夜冷谁相怜?知君此时眠未眠】
邦信
王者荣耀同人
ooc



摇曳烛光下,刘邦倚坐在大殿的龙椅上,朝站在门口的韩信招手意示他过来
“整日翻看奏折,搞得孤腰酸背痛的。重言过来,给孤捶捶背”
韩信上前为他捶背,完毕却被眼前的君主抓住了手腕,刘邦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微笑,俯身凑到韩信耳边吹了口气
“今日重言就留在这里陪孤取乐,如何?”
韩信愣了愣,推开刘邦,用安慰的口气劝说自家君主“既然主公今日已乏,还是早点歇息为好。”说罢,便径直出了大殿,留下一脸不爽的刘邦。


继那日已过去三天了, 韩信今天又没来上早朝。自己也已三日不见他了,以往腻在一起的人忽然不见,刘邦很慌也很恼,今日非得要将韩信找出来问个究竟。移步到韩信的住宅后院,只见他的重言正和李太白聊的正欢,刘邦刚想上前把韩信抓走,却瞟见李白将韩信上衣扯下伸手抚摸他家重言的小腹和锁骨。刘邦在远处看着,心口不禁一酸,拳头逐渐握紧,关节发出咔咔声。
“好一个韩大将军,既然负我,我定让你后悔。”
当韩信再次踏入刘邦的殿内,眼前的场景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和心痛,他的君主拥着各类衣着暴露的美女寻欢,丝毫没有想理他的意思。刚踏入殿内的韩信便是转头就走,他此时此刻不愿再待在这里一分一秒。可刘邦却叫住了转身就走的韩信
“我的大将军,好久没见你,来看看这里的美人,可有喜欢的?”
刘邦挑衅的眼神刺痛了韩信的心
“多谢君主好意,在下身体不适,先行告退了。”
语罢,便转身离开了。
是夜,韩信独坐在屋檐上饮酒,望着清冷的月,心中想着白天的场景
“刘季……”他喃喃道……“为何会变成这样”
回忆着从前和君主一起的日子的种种甜蜜,直到后面自己受了伤,为了不让刘邦担心便跑到李白的住处让他为他疗伤,毕竟李白久经沙场,对这种伤最是了解了……可是……为什么,自己只是离开了几天君主会变成这样……
“季,重言好想你……”
混着酒喝下的液体不知有没有流下脸庞的泪……
身旁簇拥美女佳人,睡的是绫罗绸段,刘邦却始终无法安心
“不是这个感觉……”他说道越是闭上眼,韩信的脸越是深深的印在脑海中……
“皇上~那要我们怎样你才欢心呀”身边的一位美人伏在刘邦身上娇嗔。
旁边几位美人手自然是没闲着,在他身上抚摸,渴望君主能沉浸在她们的魅力之中,和她们一起快活
“全都出去!”他终是忍不住了,将身旁的丽人全都赶了出去了……
“都给不了……”刘邦痛苦的喘息
“一个都给不了重言的那种感觉”疲惫的君主瘫在椅子上,用双手捂住不知何时满脸泪水的眼睛。


韩信次日醒来便发现自己身无半衫地睡在李白榻下…韩信心里一惊,转头看向身边同样全身赤裸的李白
“这,太白……昨日我们……是干了什么?”
李白被韩信从睡梦中摇醒,一脸苦笑道“你昨日半夜浑身酒气的来我这,还硬要我操你,我便是从了你的命令……可哪知…”李白说着皱了下眉头,眼里流露出一丝苦楚
“你满口喊的,嘴里叫的全是你那位君主刘季的名字。”
“我……抱歉……太白”
韩信听了真的是悔的肠子都青了,假酒害人啊
“昨日是信的失礼,来日重言定来登门道歉。”说罢便穿好衣服匆匆离开了,可刚出门便遇到了刘邦。

大殿内弥漫着香薰的味道,韩信的衣服被扒了一半,人被铁链拴着挂在墙上。刘邦抱着一个美人坐在他的正前方
“我的大将军啊,既然你这么放荡不羁,喜欢整日在外面找别的男生都不来找我,可是嫌弃朕的技术不够好?”
韩信一出门遇到了前来询问李白公事的刘邦,刚好不巧的让他看到了脖子上的吻痕,便被刘邦身边的护卫五花大绑的绑到这里……
“韩重言你说话啊!朕身为一国之君,你竟敢不回话?”刘邦将手上的杯子摔到韩信前面
“君主高兴便好了。信,不敢多言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便让你亲眼看看朕的技术便是!”
韩信心里揪成一团,可仍是面无表情。刘邦开始动手扯美人的衣服,外衣、里衣、肚兜,一件件衣服在韩信眼前掉落,他紧咬双唇直至出血,忍着内心的苦痛,低着头,不让自已的表情被刘邦看到。可是做到一半时,刘邦忽然听见身后人的一声啜泣,心脏似乎被扯动了一下,猛地回头,却只见韩信低着头无言。
刘邦停下动作,转身对韩信说“把头抬起来,韩信”
韩信没动。
“我再说一遍,把头抬起来”
刘邦居高临下地望着韩信,
“不……君主您还是继续吧”
韩信咬牙不让啜泣声发出来。刘邦用手掰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,对视的是张布满泪水的脸和红肿的眼晴,还有被牙齿咬出血的嘴唇……
刘邦似乎很惊讶,他皱了皱眉,挥了挥手让在一边瑟瑟发抖的美人出去,并解开了韩信的锁链
“重言……你为何要去找太白?你明明……”
“君主……信从来没背叛过你,前几日不过是让太白帮我疗伤。而昨日……不过是把太白当成了你……”
“为何不于我解释?!”
“君主若是信我,起初便不会认为重言与太白有染了……何来解释?”
听了此话,刘邦心底把自己谴责了百八十遍。“不会了,重言……以后再也不会了,我定信你。”
“话,可当真?”韩信在刘邦的怀抱里怔了怔
“当真,定信韩信所言之词!”





最后的最后,历史的最后,韩信还是死在了当初说定信他所言的人手中。痛苦吗,后悔吗,韩重言。

“信此生效君,无悔!”


————水药桑

瑜乔

小乔和胜利

她因为思恋赶往前线,替他挡下生命中致命的一击

她躺在血泊中中,睫毛轻轻的垂在脸庞,脸上甚是安详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熟睡了。

他双手颤抖的跪下,把她搂在怀中,就像以前小乔迎接他回家那样,紧紧的抱住,头埋入她的颈间,呢喃,“我知道你是骗我的,小乔……醒来,好不好……你的公瑾,回家了啊”

怀中的人却没有给予回应

他垂下了手,“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过来找我”。周瑜痛苦的埋下了头,低声哽咽。在战场上流血断骨都不曾留下一滴眼泪的大都督,此时却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在地上蔓延开来

突然,小乔的周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一个像极了她的女人从里面走出,墨粉色的开衩旗袍,红色的大扇子握在手中,头上的双包子如周瑜怀中逝去的人一样俏皮,不同的是肩膀上有些许散落下来的银白色的头发披在肩上。

周瑜的眼光慢慢由小乔的转到她身上时,瞳孔瞬间放大。眼前的女人像极了小乔,就好似,好似长大后的她。

“周瑜……你还是没有照顾好她”女人的眼睑责备的垂下来。“她因为你的胜利死在了这里”

“是啊,我渴望胜利,可也爱极了小乔。”

女人走向周瑜,蹲下看着周瑜,眼里装的是复杂情感

“那么,你希望她复活吗?”

“想!哪怕用我的生命来换取!”周瑜说道。“你可想清楚了,周公瑾大人……”“胜利和小乔,你只能选一个。”女子严肃的说道。“那么,你是谁呢……”对于这个问题,周瑜警惕。“好奇不是好事……公瑾大人,这么警惕,是不信我吗?”女子皱了皱眉,显然不满周瑜的态度。

“告诉我,你的选择,公瑾。”
“呵……”周瑜轻笑一声
“这种决定不需要考虑,比起胜利,我选择小乔……因为,胜利是为了小乔的安全而考虑的”
“……如你所愿”女子终于露出了笑容,“不过从今以后,你不能再接触战争,而且……还有一定的代价”她举起了手,扶在小乔头上的,散出耀眼的光芒。“代价,到底是什么!”看到她快消失,周瑜急切的问道。

“……失……”在她消失的瞬间,周瑜的周围响起她未说完的话…逐渐消散


“小乔,小乔,你终于醒来了”眼前的男人泪水萦绕在眼眶,火红色的头发落在肩上……
“长得很好看的人呢,他认识我吗?”小乔细细的回想,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。
“敢问公子是?”
周瑜愣了愣,原来,代价是这样的吗……
“……在下周公瑾,心悦乔姑娘。今日七夕,可否赏脸陪一并去游湖赏花灯?
“乔婉愿意……”


——水药桑